书趣阁 - 言情小说 - 炮灰美人翻身记【快穿】在线阅读 - 龙舌cao屄/舌caozigong

龙舌cao屄/舌caozigong

    小姑娘刚破处就被我连着狠狠cao了两回,xue里灌满了尿和残留的jingye,黄黄白白的,瞧着怪可怜的。

    到底是我疼了那么多年的meimei,我于心不忍。

    “棠棠乖,棠棠受委屈了,是哥哥不好,哥哥带棠棠回哥哥那屋洗个澡好不好?”我抱着她温柔地一下一下亲她红肿的唇。

    她皱皱鼻子,扁着嘴哭得好可怜:“坏哥哥!坏哥哥!怎么可以尿进去……”

    她拿小拳头砸我,力气不大。

    我便很耐心地任她捶。

    ——人家一个小姑娘被我欺负成这样,还不能捶两下泄愤了?

    我向来是很疼她的。

    她一边捶着,我一边扯了几张纸擦她的小屄。

    我真的射进去好多,也尿了不少,黄黄白白的液体糊了小姑娘一屁股,从合不拢的xue眼儿往下流,顺着屁股缝儿往下,连粉嫩的小屁眼儿也糊住了。

    这画面确实挺sao的。

    我身下又有了反应,jiba昂着头,又挺起来了。

    这不能怪我,是个男人都受不了这个。

    我草草给她擦一遍,她有点敏感地一缩一缩,我便将她抱起来,我坐在她床边,她两腿分开,坐我腿上。

    她有些不安,小兔子似的瞪着湿漉漉的眼看我,小幅度地挣扎:“哥哥,别这样,放我下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别害怕,哥哥心疼你,抱你走……”我嘴上这么说着,却没忍住,两手掐着她的小细腰,提起来,对准我硬邦邦的jiba,将她放下去,guitou一点点破开层层媚rou,我喘着气解释,“但哥哥先收点报酬。”

    啪啪啪啪啪啪啪!啪啪啪啪啪啪啪!

    我抱紧了她,忍不住急速抽插起来!

    “啊啊啊啊啊啊~”她被我颠得放声大叫,紧紧搂住我的脖子,被颠得直颤,xue眼深处层层收缩但又被我无情破开,“好深嗯嗯嗯嗯嗯啊啊啊!”

    我很享受抱cao的感觉。

    一方面受重力影响,她吃得很深,我一下就顶进了她的zigong口,毫不费力地将guitou插进去,很温暖又很潮湿。

    另一方面,我喜欢这种牢牢掌控她的感觉。

    我发现她其实挺享受这种突如其来的侵犯,她一定很有感觉,不然怎么会流那么多的水。

    于是我也不管不顾,腰身发力,将她摁在我身上狠狠cao了几分钟!

    啪啪啪啪!啪啪啪啪啪啪!

    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哥哥不可以嗯嗯嗯嗯嗯!太、太犯规了哥哥啊啊啊啊啊啊!顶进去了呀啊啊啊啊啊!!”

    “深点儿才爽!”我掐着她的腰,近乎疯狂地taonong,小yinchun啪啪拍打着我的jiba,我只觉得舒服,“哥哥cao进了你的小zigong,里面真暖和,呼,夹得哥哥好爽……”

    最后发狠冲刺了几下,两个人大汗淋漓的,我抱着她站起来。

    “哥哥要抱你去洗澡咯!”

    她被突如其来的失重吓得赶紧抱紧了我的脖子,两条腿也辛苦地紧紧勾住我的腰,白嫩的两只奶子蹭我的胸口,在我胸前抹下奶液。

    嘶,她夹得好紧,流了好多水,好舒服。

    我一手扣住她的小屁股,死死地摁向我,另一只手托着她薄薄的后背,她周身的曲线与我合二为一,她紧紧贴着我,身体悬空依赖着我。

    她全在我的掌控之中。

    意识到这一点,我真的又兴奋地涨大了几分。

    我就说,我真的很喜欢很喜欢这种感觉。

    “哥哥,别这样,我怕……”她委屈地在我耳边轻声说话,“万一被发现……”

    我一边走一边小幅度地挺腰cao她。

    屋外黑漆漆的走廊,静谧的夜,只有月光为我们引路。

    我抱紧她,同样在她耳边悄声道:“不怕,哥哥屋子离你很近,棠棠只要别出声,不会被发现的。”

    爸妈的屋子离我们有一段距离,如今是深夜,他们都睡熟了。

    没人会发现。

    棠棠便忍耐着,咬着一根手指,可怜兮兮地在我耳边细细地喘,小猫哼似的,被我小幅度抽插得闷哼不止。

    cao,喘得真好听。

    我将她的小屁股更紧地摁向我,托着她的小屁股,在我jiba上慢慢地转圈。

    guitou在zigong里舒爽至极地磨圈儿。

    “!!!”她受不住这样的慢刀子,在我耳边破碎地求饶,“哥、哥哥!嗯哼别磨了呀~”

    “棠棠可真难伺候,”我假模假样地在她耳边叹气,“明明爽得流了哥哥一身奶,怎么还拒绝哥哥。”

    我抱着她,抬脚踢开了门,随后关门,将她抵在门上狠cao!

    啪啪啪啪啪啪!啪啪啪啪!

    “啊啊啊啊啊啊哥哥啊啊啊啊啊我不!”

    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怕怕!

    “哦嗯嗯嗯!不要不要啊啊啊啊啊!哥哥我受不了哈嗯嗯嗯要尿了啊啊啊!”

    我不管她怎么求饶,只顾疯狂cao她。

    憋了一肚子火。

    “啊啊啊啊啊啊!尿了啊啊啊啊!”

    她终于崩溃地飙起眼泪,身下的小尿眼儿大张,喷出一股尿流!

    我体谅她,喘着气停下。

    她抽抽噎噎,觉得好丢脸。

    “这不丢人,棠棠,你是被哥哥cao得太激烈了才会这样,是哥哥给你的快感太强烈了,”我安抚地亲吻她的脸,抱着她去浴室,边走边道,“哥哥很高兴,能把自己的女人cao尿,这是一件相当厉害的事。”

    我将她放到洗手池边上坐着,先给自己迅速地冲一把。

    我给自己洗澡一向迅速,男人洗澡没那么多花样,我挺着还没释放的硬棒棒的jiba,对着她,撸动着清洗。

    她有点害羞,躲闪着不敢看。

    我扭过她的小脸,让她看我。

    “躲什么,不看看是什么样的大家伙cao得你爽了又爽?”我轻笑着点点她下巴,“怎么样,对哥哥的jiba满意吗?”

    “坏哥哥……”她俏面飞上云霞,嗔我一眼,咕哝着,“谁要看你的丑东西,不要脸……”

    我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打完沐浴露,冲洗干净,我便将浴缸放上水,试了试水温,将她抱进去。

    然后我也坐进去。

    我提起她的小屁股,坐在我腿上。

    她被我完全圈住。

    “哥哥你做什么?”她有些不安地动了动,“哥哥你不是洗好了么?”

    “是呀,但棠棠不是还没洗么?”我鞠一捧水,搓洗她的两只奶子,“哥哥只能勉为其难,跟棠棠再洗一回。”

    我真的是一个任劳任怨的好哥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