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趣阁 - 同人小说 - 枫尘在线阅读 - 二十九、孩子

二十九、孩子

    二十九、孩子

    药尘还在炼药,我出去走走。

    我看着韩初和青鸾逗弄着萧炎和彩鳞的女儿,当初的误会早就说开,韩初逗着板着脸的但十分可爱的萧潇,十分有趣。这么小的小孩却已经是斗宗强者了,还有炼药的天赋,人比人不想比了。萧炎把萧潇从萧家带来星陨阁,说让萧潇在这待着,然后专心修炼去了。

    “萧潇,”我蹲了下来,将她叫到我面前,小女孩很乖,很可爱,小短腿跑起来也很有意思,看到小跑过来的萧潇,我笑着摸了摸她的头,萧炎的女儿太可爱了,比萧炎少时可爱多了。

    “师伯好。”萧潇声音也是奶奶的,我捏了捏她的脸,对萧炎有些羡慕了,他生的小孩也样样都好!

    “萧潇真乖。”这么乖的女儿萧炎真是好福气。

    “师伯。”好可爱!

    “师伯教你炼药好不好?你父亲都是我带着入门的。”我摸着萧潇的头,询问着看向她。

    “师伯,父亲说你对他很好,让我听你的话。”萧潇神色有些认真,小小年纪这么严肃,不愧是萧炎亲闺女。她正准备向我躬身。

    “萧潇不用这么认真,我不是让你拜师。”我也没想收徒,“只是师伯想和萧潇一起玩。”

    萧潇疑惑了一下,便点点头。我继续蹲着与她对视,想起孩子出生满月我都没送过礼,便拿出宋环的鳞片,现在我也没有用过,他说这个有助于修炼,对蛇族也很有帮助。摊开萧潇的掌心,将鳞片放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这是海底九阶魔兽的鳞片,算是补上萧潇的满月礼了。”那片黑色的鳞片放在萧潇手心,在阳光下闪着奇异的光色。萧潇看着手心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“萧潇,说谢谢师伯。”是萧炎,我转头看着他走来。

    “谢谢师伯。”萧潇郑重的向我道谢。我摸了摸她的头,站起身来。

    “多谢师兄。”萧炎又强了,剩下的事情靠他自己了。

    “你我之间何必言谢,你看你救我喂我丹药我说过谢字吗?”我搭上他的肩,“你这些礼数倒是学的挺全。”

    “是萧炎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我搭着他的肩走在路上,“萧炎,这还没有三十年啊!”我打趣的看着他,“我家小师弟真是厉害,太给我长脸了了。”

    “师兄,”我们走远了些。“师兄还记得当初我说的话啊。”萧炎看着周围的山色。

    我搭着未来斗帝的肩,“小师弟,你知道吗?”我笑着看着萧炎,“你那句莫欺少年穷一说出来,我就决定替老师收你为徒,我想看看,”我双手搭在他肩上,神色认真的看着他,“这是狂言妄语,还是你萧炎真的可以。”

    “我对师弟你一直很有信心啊!从你说出那句话到现在可还没有三十年。”

    “萧炎,无论前路如何艰难险阻,师兄都觉得你可以做到任何你想做的事,去任何你想去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师兄。”萧炎声音有些哽咽,我摸了摸他的头,他还没到不惑之年。

    “好了。”我将手放了下来,“剩下的路好好走,星陨阁一直在你身后。”我又顿了一下,“萧炎,其实我可以再送你一份成亲贺礼的。”

    萧炎疑惑的看着我,“师兄?我只想和彩鳞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我弹他一个脑瓜崩,“想什么呢?我的意思是你到时候补一场盛大点的婚礼。现在你还是专心修炼吧。”

    “师兄,我知道的,彩鳞为我做的够多了,不过我也不是因为感动于她成亲,我想与她长厢厮守。”萧炎温柔的看着远处的萧潇,有些慈爱,“萧潇也该见证一下她父母的婚礼。”

    “萧炎,你还真是让我羡慕啊,年纪轻轻成亲就算了,生的孩子也这么可爱。”我看着萧炎,拍了拍他的肩,“萧潇很可爱,没事多让她来找我玩。”

    “师兄,那萧潇有劳师兄照顾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说陪她玩,其他我概不负责。”我看着药尘来了,向他走去,朝后跟萧炎挥挥手。

    “老师。”我看着老师摸了摸萧潇的头,萧潇奶声奶气的喊了声“师爷。”太可爱了,我看着萧潇也有些慈爱起来,被萧炎传染了。

    老师一直看着我,我们和萧炎打声招呼就回院了,老师紧紧握住我的手,“枫儿很喜欢萧潇。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“这么可爱聪明又天赋异禀的孩子谁不喜欢?”

    “枫儿想有自己的孩子吗?”药尘声音好像有些紧张。

    我觉得有些好笑,“老师,孩子多难带你是知道的,我只想和萧潇玩,不想照顾她。”

    我大概知道老师在想什么,我抽出药尘握住的手,跳到他的背上,药尘稳稳的托住我,继续往前走,就跟小时候一样。我突然灵机一动,咬住药尘的耳垂,“老师,我想要,你能给我生吗?”

    药尘的耳后一片都红了起来,总算能把药尘弄害羞了,他背着我立即出现在那棵枫树下,我看着药尘耳后未消散的红意,得意的从他身上下来。药尘在院子里布了结界,将我牢牢搂住,低头含弄我的喉结,我有些难耐,他的手还在我的后腰摩挲着,我仰头看着上方金黄色和红色的枫叶,有种不详的预感。

    “老师。”我有些腿软,咽了口唾沫,药尘箍住我的腰,不让我往后退,眼神有些危险。

    “枫儿。”他将我衣物褪尽放在躺椅上,我感受的熟悉的躺椅,眉头直跳。连忙起身被药尘跨坐在我身上摁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老师。”我看着上方的药尘和枫树,药尘的头发与头顶上的枫树颜色好像有些相衬,很美,我一时愣住了,随药尘动作。

    药尘在我身上起伏起来,几次后,我觉得可以停了,药尘摁住我的手,在我胸前舔舐吮吸。“枫儿,都射进来,老师给你生。”

    我!!!我看着老师的神色,感觉今天这玩笑开大了。老师好像不太满意我现在的表现,动作快了起来,挑弄吮吸着我全身的敏感处,我忍不住了,又在他体内射了出来,老师的手摩挲着我的脊骨,我被他弄的全身颤栗,呻吟声就没断过。我的性器在他的揉捏挑弄下又立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老师!”我看他又要坐上去,哭了出来,现在天都黑了,星星都能看见。“老师。”

    “枫儿,老师给你生。”他堵住我的嘴,吮吸着我的唇舌,我的嘴就没有合上过,我刚喘口气,药尘又覆了上来,我除了呻吟就只能喘气,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我紧紧抓住药尘的肩,用力掐着,我掐的越狠,他动作越快,他动作越快,我掐的越狠,后来我没力气抓住他的肩了,他还没有停下来。

    我想着,起码这次没有用药。我正这么想着,药尘故意缩紧后xue,我又射了出来,他松开我的嘴,我喘着气,抓住他胸前的肌rou,用了点力,在上面留下了一些抓痕。

    我恍恍惚惚的看着天上的星星,想要把性器抽出来,药尘不让。他还想继续,“枫儿,继续,直到老师有你的孩子。”

    我!!!男人不能怀孕啊老师,这是你教我的!

    “老——师——”我说话断断续续的,声音十分沙哑,我看着药尘一脸认真的神色,欲哭无泪,我还得哄,早知道就不说那就话了,每次都因为说错话这样。

    老师又继续动了起来,我知道我该做点什么,我强忍着身上的快感将他拉下来抱住,肌肤相贴,我突然颤了一下,射了出来。我艰难的开始说话,“老师,我不要孩子,我只要老师。”

    “枫儿。”药尘神色莫名,亲着我的脸侧。

    “我谁也不要,我只要老师。”我哭了出来,身体的快感太强烈了,我缓不过来,只能哭来发泄。我哭的更狠了,老师轻拍安抚我。

    身体的快感还没褪去,我一直哭着,想着老师会心疼不让我继续了。“老师,我不要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,不做了。”药尘将我裹好抱入卧房的床上,温柔的安抚我。“老师不做了,枫儿。”

    我抱住他的腰,继续哭着,“药尘,你总是欺负我。”我控诉他。

    “是老师的错,老师…”老师没说完我就打断他。

    “老师,我只想要你,我只想跟你成亲,我不想要孩子,我也不想要其他人,我只想要你。”我声音还是有些沙哑,但总算缓了过来,“老师,我只会和你在一起。韩枫只和药尘在一起,除了药尘,韩枫谁都不要。”

    你给予我安全感,我也给予你,这都是我们应该做的,药尘。我认真的看着他。“老师”我缓了过来,身体还有些酥麻的感觉,“药尘。”

    我亲吻他的唇角,“药尘,我与你一样。”我将他的手心贴住我的心脏,“老师,我跟你是一样的。”一样只能装下对方。

    老师摩挲着我心脏处的肌肤,郑重的亲吻那处,吻guntang真挚热烈。他正起身看着我,“老师是觉得我的枫儿没有后代很可惜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惜的,老师,没有你,别说我的后代,我也可能不存在了。有了你,什么都不可惜。”我也郑重的亲吻了他的脸,“药尘,不要再想这些了。我们有彼此就够了,老师。”

    我摸了摸他的头发,“老师,我们去药族吧,我想见你的父母,我想知道,是怎样的夫妻能生养我老师这样好的人。老师,你真的很好,在韩枫眼里,药尘是最好的,其他人没有跟他比的资格。老师对我而言就是最好的,谁也比不上他。”我握紧他的手。老师教我爱人,他如何爱我,我便如何爱他。

    “韩枫对药尘来说,也是最好的。”药尘温柔的抚摸着我的头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的老师,我一直都知道的。”我心情也平静下来,抱住他的腰,靠在他身上,“老师,我们去药族见完父母,我就回阁好好修炼,我争取早日和你成亲,不让你等太久。”我在他的怀里看着他的脸,“老师,你还得好好教我炼药,我还没有出师呢。”

    “好,明日我们就去药族。”药尘俯下亲吻我的额头,“我想告诉我的父母,他们的儿子有一个很好的爱人,他还是一个很好的弟子。”

    “老师,必须在师爷他们面前说萧炎的事情,让他们大吃一惊。”

    药尘摩挲着我的脸,“好,让他们大吃一惊。”

    「萧炎拿着给韩枫准备的用于恢复修为的丹药,站在院门口,旁边跟着萧潇。

    “爹爹,为什么不进去找师爷师伯他们?”萧潇抬头看着萧炎询问。

    “萧潇,我们过几日再来。”萧炎牵着她的手往回走,“以后你来找师伯玩时,门关上或者敲门也不开时就不要找师伯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,萧潇很听话的。”」